本文摘要:公诉人认为,根据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说明》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的说法,他们是在帮助人民政府专门管理征地补偿费;其他行政工作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依法专门执行公务的其他人员”,即国家工作人员。

征地

2014年,温州永嘉县黄育村将建成永嘉家居建材装饰市场。当时,黄育村委会主任李某在帮助政府接管土地的过程中,狮子开口向工程投资建设公司负责人索要征地收益。2017年6月和8月,李共索赔现金80万元。去年11月24日,警方以敲诈勒索罪立案,随后该案被永嘉县监察委员会羁押,永嘉县检察院提起公诉。

近日,永嘉县检察院对李涉嫌受贿罪的庭审提出异议。永嘉县作为重点投资项目,需要征地80万元偿还债务和个人债务,项目投资额约为1亿元,占地23亩以上。根据起诉书中的指控,2014年6月,银川华兴铝业市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与永嘉县上塘中心城管委会签订投资意向书,白宇在黄育村建设永嘉家居建材装饰市场,之后胡某注册并正式成立永嘉澳兴建材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该项目。

由于招标项目是一个从开始到最终实施的全过程,时任村委会主任的李深知自己在其中的角色。2015年2月,奥星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致电李某,期待其对协助政府征地过程中已完成的工作做出回应,李某开始向胡某索要受益费。2016年2月,奥星公司对土地进行公开招标评估后,李多次向胡索要房产。胡回忆说,每次李给他打电话时,他都带着一个大包,里面有一些被征地家庭的情况。

李不肯给他看,说他想向这么多人求助。最后,经过多次交涉,效益费由200万元降至170万元,并口头达成协议:公司分三期向李支付效益费170万元。2017年6月、8月,李向奥星公司要求以现金50万元、30万元偿还债务及个人债务。

帮征地村党委书记也是国家工作人员。根据李的供词,他可以自由选择承担债务风险。

他指出他很直率。当他两次交了福利费后,给奥星公司写了“借条”,但双方都告知,钱可以借,不用还。在前天的庭审中,李供认了自己索要福利费的事实,但否认自己不是国家工作人员。

经调查,李自2013年起当选为村委会主任,并于2017年4月参加竞选。奥星建材项目进场后,李的主要职责还包括与永嘉县国土资源局征地办和永嘉县街道办事处代表村签订农民集体所有土地补偿协议,协助政府积极开展各项征地工作,包括土地权属、亩数、青苗等土地附着物的登记、统计数据和对比,协助发放各种补偿。公诉人认为,根据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说明》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的说法,他们是在帮助人民政府专门管理征地补偿费;其他行政工作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依法专门执行公务的其他人员”,即国家工作人员。

在2014-2017年积极开展征地工作的过程中,李协助完成了征地工作,是国家工作人员,符合受贿罪主体。在审理意见中,公诉人还认为,李在政府招商引资过程中以权谋私,阻碍了项目的研发,损害了政府形象,甚至损害了村集体和社会公共利益,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作为国家工作人员,李利用职务之便,索取他人财物,。

本文关键词:80万,永嘉县,工作人员,协助,黄育村,鸭脖娱乐app

本文来源:鸭脖娱乐app-www.qcsemjtd.com

相关文章